海客乘風船遠役——游潿洲島散記



 





  一直向往沒去過的廣西,熟悉的人結伴去陌生的地方是關系保值的行為。民國時期廣西是小諸葛白崇禧將軍的地盤。上次單位出差去湛江,我沒趕上機會。有時眼巴巴的望著“作戰室”里的大型掛圖,腦子里慢慢思索:嗯,這個一定要去廣西呦。  
  這挺像小狗翹腿撒尿,用氣味來表示地盤的邊界。我對中國版圖上沒“占領”過的地方,一定要覬覦。
  嗯噷,我承認廣西這個祖國的大西南,在我心里被“霸凌”過。  
  真的踏上了這片土地,是在2019年11月份出差的日子。穿著厚棉服離開北京,飛到南寧就脫衣服,溫差很大。本來要在機場原地轉乘大巴到北海的,但同事小妹紙比我還還還好奇心重,翻了眼睛說:都到南寧了,就逛幾個小時!再乘高鐵離開。  
  咦?!對呀對呀!全都歡呼,立刻各自埋頭查手機上的APP……南寧哪里換車哪里好玩? 
  與南寧的一面之緣,都儲在我從飛機場打車去市區吃飯的分分鐘里。一條滿地是油泥的當地人不去的老街,我們跑去挑了一個大餐館坐下,近午后兩點,同事各自翻看菜單,有一位點了當地一道特薦菜。等到那菜上來,白白的如同北方的涼粉兒,但要寬很多。我一筷子下去,入口的味道涼而偏甜酸,好好吃。五味堂經歷后,才知這是有名的古鎮牛肉扎粉。圓桌上,我點的油油的炒河粉下的慢。還是牛扎粉清涼、爽口。  
  墊付二百賬單,一行人走過狹長的自由市場。看到兩元一枚的大羅漢果,果斷入手五枚。前一階段嗓子不舒服,在帝都藥房買了羅漢果泡水喝,價格是這里四倍。去逛南寧建制博物館,趕上會務來電話,本來看博物館的時間,被“協調”壓榨的沒了。 
  三街兩巷的景區還在復建,灰磚灰瓦的一大片密密的民宅建筑。空落落的廣場一側是三進院落的城隍廟。在我拍照時,同事都逛的沒了蹤影。索性以漫步的形式來反對慢步。立在城隍面前,氣派的建筑讓我想起《聊齋志異》里的“廟鬼”,實際城隍是佑護一城的神靈。口渴了,吃了廟前地攤的一杯涼茶,飲品的味道依舊酸甜,很解渴。覺得南寧是個有海水氣息的都市,城市也跨越大江,往南百公里是海邊的欽州,但這些都是我個人的錯感。
  我們拖著大大小小的旅行箱,轟隆隆的進了南寧高鐵站,一個多小點動車到了北海。舊同事阿杜,高高大大、清清爽爽的一位遼東帥哥,提前幾個小時到了北海高鐵站。 
  見面——寒暄——握手。他現居昆明,距離北海乘動車就幾個小時。所以,這次被“征調”來一起逛潿洲島。我看對方全身緊致很多,問:怎么回事?  
  回說每兩天爬一次山。 
  好吧怪不得呢。
  來北海前,帝都的朋友稱這里是傳銷圣地。我看這里氣候宜人,除了一次地方企業招待玩夜店之外,我們就在酒單里忙會務。抽空,黃昏跑去老街逛,生平街取自歌舞升平。這里多是南洋風格的西式建筑與嶺南文化的融合作品,街上很商業但很規范。吃了《舌尖上的中國》的網紅蝦餅、體驗了只給少年玩兒的VR槍戰、購了一條越南沙金手鏈臭美,玩耍中丟了。吃了晚飯的胃,在遇到碳烤生蠔貝類海鮮海鮮面,居然還能塞下去呦。
  對我這樣的考據癖來說,北海老街的“丸一藥房”不可錯過。藥房跟周邊的建筑景色一般。一層營業二樓居住。這座南洋建筑的一層有個與街道走向一至的貫通抄手游廊,但挑高要比北方的高很多。華燈初放,這里因關了店鋪顯得黑黢黢的。我看銘牌知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九三事件”兇宅!
  用一句話來陳述:1936年進駐北海新十九路軍翁照垣師確認藥房店主日本人中野順三系間諜,派營副等七人組將其刺殺。日本立刻照會國民政府派并軍艦進逼北海欲搶灘登陸,師長翁照垣率部嚴陣以待。大戰一觸即發……
  馬未都說一個沒有興趣點的人是不可交的。
  為什么?原因在《陶庵夢憶》里,古人給出了解釋: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幸好、萬幸,阿杜、趙老師還有我都保留著去潿洲島的勃勃興致,這樣也算是都有深情的人噢。阿杜全程負責小團隊的網上調度,只要有網絡他就搞定一切。我負責徒步線路、趙老師負責飲食補給。 
  打車去北海碼頭,船票是阿杜在網絡上預定的,每人佰貳拾元。上島的男女臉上都大寫著快樂,熙熙攘攘的湛藍海水圍著白色游艇。我擠在候船大廳的排隊中,心情跌進莫名的興奮與未知的迷茫中。午后三點半,游船檢票了,我唱著海浪沙灘仙人掌登上了船。手里的船票是底倉,便宜。 
  一個半小時抵達潿洲島,事先有會務的陌生朋友幫忙找了海島上的一家民宿,那房東的雇傭兵司機小盧就開來那種敞篷的觀光車接站。海島東西南北各五公里,所以全島約25平方公里。島上的民俗很豐富,我們住進漁村的民宿標間,每間要了百元一晚。入住的漁家客棧就在石螺口免費景區的邊上,隔著一條馬路。
  忙了一天,到了有舒適干凈的床鋪前,人也就自然犯起困來。下船的碼頭距離民宿很近,當時日頭正足,曬得我迷瞪。躺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阿杜大喊:再不看日落就沒了啊!
  我扭頭一看窗口,一塊四方的天,都被沁潤得紅透了,如熟蟹殼一般。我自己跑去海濱。
  晚了晚了,迎著晚歸的人群,我知道看落日余暉的景致一定是“霉了”。想著糟糕結果的時候,實際遭遇的是更糟糕的實際。來到海邊,天邊的帶油鴨蛋的紅日頭早沉默了,只剩天邊一片紅色的帷幕掛在那里。
  我心中眼淚汪汪的:那也要看,沒了落日也要看。
  阿杜跟來,安慰:還有明天。
  其實,我也只要期許看落日的那種慵懶的氛圍。屁股下是溫熱的沙灘,眼前沒了落日就剩逐漸暗下來的海灘,此刻的天邊也很精彩,是那種一片暗紅色的天際,紅的很低調而且越來越低調。再后來就是海上輪船的燈火耀眼起來,不很分明的那種。近處是游艇孤帆的剪影。我們找道具拍照,在黃昏的大海邊耍得超開心。
  晚飯,我們在島上的大排檔中挑挑揀揀的坐下,菜譜上每到菜約三十元,別計較景區經濟很正常,吃了海鮮炒飯外帶幾盤菜蔬。我辛苦帶上島的法國干白和大個熟蝦落在了房間。我起身要取,他們懶散的阻止了。吹海風、吃海鮮,到頭來都成了愿景,真實的結果是除了干白帶回北京,班節大蝦都浪費了。
  次日訂好車去看日出,四面透風的觀光車包一天要百五十元。友情提示:島民包車的意思是拉游客游島上固定的五個景點,而我們游客認定的包車是“車歸我用”。后來,司機小盧因分歧與我們賭氣,當然最后和解了。這算是潿洲島的一個坑吧!需事先談好談透,口頭協議不留死角。
  島上租賃電動腳踏車,押金兩百元,包車一天隨便跑七十元。我跟電動車行的女老板商量,先試驗一下電動車。結果她感覺我是個生手,怕的要命。說:前一階段有個游客,對駕把式車不在行。才開電動車就把腳筋拉斷了,一地都是血。
  她說了個不像故事的事故,讓我這安全駕駛的老司機,那是相當的尷尬。
  司機小盧拉我們看日出的地方叫五彩灘,距離石螺口不遠,處于島的東邊。清晨,車子在沒有路燈的柏油路上前行,小盧說海島有霧,基本無法看到純正的日出。沿途很多晨跑步的人,還有很多開著摩的游客。這一切都讓我心潮激蕩。
  很快,車停在五彩灘海濱前的柏油路上,司機小盧撂下話:兩小時后接你們。
  看日出的匆忙心情催我們快速下到海邊,礁石的顏色為深淺不一的褐色,海水沖刷過,海灘的顏色就變得繽紛。海灘早立滿了人。天邊逐漸增強的亮光中,不見朝陽的騰起。我們邊玩邊拍,太陽升到兩竹竿子,才穿透晨霧露出紅彤彤的一團笑臉。阿杜和我順著海水褪去的岸邊,慢慢往前走。我玩海水上的礁石,他亞洲蹲觀察洼地里的小魚蝦。我們蹦蹦跳跳著來到另一處景點,再由此上岸。
  比約定的時間晚了點,司機小盧拉我們在去看島上的天主教堂。
  教堂前的廣場較開闊,一株大榕樹粗粗的樹干,枝葉茂盛的能藏人。坐在榕樹下想和當地漁民合各影,結果那漁民一聽就怒重重的拒絕了,弄得自己好尷尬。呼吸島上暖融融的海水空氣,我和阿杜吃了十幾元的海鮮面當早點,再嘗島產海鴨蛋黃餅。天主教堂不大,很快把里里外外轉了個遍。我們接著逛周邊的巷子,民宅街巷錯綜。轉到一處路旁,我們居然發現了一口滿溢甜水的古井,井口條石都被井繩磨出了深溝。
  一家店鋪前的廣告讓我停下腳步,阿杜也湊趣的讀出了聲:……我們讀詩寫詩是因為人類有激情。沒錯,醫學法律商業工程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撐人的一生。但詩歌浪漫美麗情感,這些才是我們生活的真諦。
  島上的宗教建筑共有兩個,都是幾百年前建造的天主教堂。分別在島上的兩個村莊中,我們看的是島中央的。這些古董建筑是十八世紀末期的法國傳教士修的,滲透了法國鄉村式風格。主體建筑用了當地的火山石材。建筑內部拱頂高挑,彩光玻璃窗夢幻明亮。教堂簡約,功能完整,布局應有盡有,還有綠草如茵的婚禮花園呢。
  我上潿洲島前,惦記去看湛江的硇(音nao2)洲島。但阿杜反對說:與其忙忙的兩個都走馬觀花,不如慢活的玩好一個島。我一想:海島嘛,景色絕對一致的。但我還是惦念硇洲島上的那座百年燈塔,結果等我們逛了鱷魚火山公園的時候,也看到了一座百年燈塔。
  嘻嘻,這座百年燈塔,并不比其他的差哦。
  鱷魚火山公園的景觀是火山口,這個景區在島的一角,彎曲的山體如一條探海的鱷魚,可惜我們下去的海濱的時候,火山口那里被厚厚的海水蓋上了,島上人說:要見到導游圖上的火山口照片效果。大概一年有那么一次吧。
  我在一塊刻著火山口三個字的拍照留念石前,呆呆佇立……阿杜看穿了我的思緒,突然指著不遠的海面說:火山口就在那里。
  我扭頭一看,一艘海上摩托艇的駕駛小哥拉著游客正在海面劃了一急轉,艇后的海面留下一道翻滾著浪花的痕跡。阿杜說:那個摩托艇駕駛員就指著那片海面,說火山口就在下面。
  我勘定那片海面,下一刻就茫然,碧綠的海水很清澈,鎖定的目標沒有參照物,眼里唯有海面,也只有海面。我和阿杜慢慢前行,趙老師逛到哪里不知曉,她喜歡拍照。公園建在海濱的礁石區,每組礁石都起了鮮活的稱呼,比如群獸鬧海、賊老秘洞、月亮灣……玩爽了,我和阿杜就在“海枯石爛”,“情定潿洲”這些帶紅字的礁石上留影。公園的盡頭是一座小小的紅白相間的燈塔。我想起導游圖上的照片,就想也去找到合適的角度去拍,但始終沒發現。
  阿杜悠悠的說:那是無人機拍的吧?
  我猛然醒悟:哦?對吧。是那么回事。怪自己一時索圖心切,蒙了方寸。
  穿過小漁村,我們徒步去滴水丹屏景區。小路逶迤,正走著,頭頂“咚”的落下一個黃球,嘰里咕嚕的滾遠。我嚷:大柚子!這能吃么?不能吃,要能吃總被摘光了。
  對面一個村民錯身,看定我們。我心虛的捧著柚子說:熟了落下的,砸了我頭。可惜我成不了牛頓。
  村民聽不懂梗,也不搭理的走開。三五步就是一處濱海民宿,借刀殺柚。他們嘗了一口就丟掉了,跟我說:——苦——澀。
  島上的淡水溢出,在彩色的巨石上流淌,這就是滴水丹屏的由來。我順著海灘亂步,碰到一個小哥貓腰,我問:撿什么呢?
  小哥不抬頭,敷衍的解釋:嗯……就是小玩意……貝殼吧。 
  我懂了,你撿的是情懷!
  對對,就是就是。我和小哥都笑了,再往前不遠,是小哥的女朋友。
  潿洲島游玩要看個人心情體力時間,島上的景點有免門票的有石螺口、滴水丹屏、五彩灘、天主教堂,收費的有鱷魚火山公園。登島費四十元。潿洲島上的海上項目有快艇帆船滑翔傘,我沒消費也就沒發言權。我和阿杜狂飆沙灘車二十分鐘,消費百元。
  上山下海的撒歡玩到下午,我們讓司機小盧拉到海濱市場,這里貝類魚貨品種很多,十幾元幾十元不等,才捕撈上來的都保鮮。一盆一罐的擺滿了碼頭漁市的攤位。我們買了沙丁魚橙子海螺大蝦什么的,拎著去了不遠的菜館,加工費十幾元到二十幾元,方式有清蒸椒鹽干燒三種。
  吃吃吃,走走走。
  晚八點,阿杜和趙老師都宅了,我獨自去海邊唱K,夜晚海邊依舊漆黑,海面上只有燈火跳動的駁船燈火可看,剩下的就是無盡的濤聲。十元一首歌,三五人在玩。毫無壓力的休閑時光,就這樣在白天黑夜黑夜白天的交替中,流淌。離島那天我起來晨跑,本來雄心跑個大環線,結果錯去另一處景區,一周下來才五公里。
  記得登島的第一天夜晚,我們三人吃完大排檔后夜游。柏油路的盡頭沒了路燈,兩邊樹木婆娑,毫無燈火,只有中間隱約的一條上坡山路。我提議繼續往前一些路,趙老師和阿杜就跟進了,說笑著的時候,不知身后跟來兩位怯怯的小女生。
  我唬她們:我們可是通緝的江湖大盜啊。
  她們軟糯的笑,答:不像,是好人。
  夜路走不出幾十米,來到一個紅色立柱的小廣場,不遠處有亮光的民宅。此刻,分手道別的背景音樂起。看不清長相,也就沒說“加個微信唄”的話。
  潿洲島兩日,嚴格來說應該是一日半。從售后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阿杜當初設計的兩日海島休閑游,絕對符合“團情”。我在朋友圈上寫了潿洲島簡要攻略。電腦前一敲字就感覺行文游記、攻略的都不沾邊,可又都沾點。好像注了水的攻略。西安的名吃是饃夾肉,但愣被叫成了肉夾饃,說得通道理么?
  所以,管它叫什么呢?寫著好玩讀著開心就成唄。


 

  (完)
伊森Eason發表于2019-12-01 23:34  
分享到 
贊過
(223次閱讀/3個評論/1人贊過)
    伊森Eason
    謝謝點贊的朋友。
    好好生活
    寫得好詳細呀 微笑
      是不是羅嗦了:)嘿嘿
江西多乐彩开奖 yy彩票首页 种荔枝赚钱 中天彩票群 足彩胜负彩 ipad2捕鱼大亨 韩国快乐8 陕西快乐十分 河北20选5 广西快三 四川快乐12 北单比分奖金封顶 我想赚钱 就这么简单 人人快送赚钱不 有什么杂志适合赚钱 美国创业者如何赚钱 大圣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