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忘再走帝都十大戶外經典線路之一箭扣野長城

箭扣長城位于京郊懷柔區西北的八道河鄉境內,海拔1141米,距懷柔縣城約30公里,山勢非常富于變化,險峰斷崖之上的長城也顯得更加雄奇險要。因整段長城蜿蜒呈W 狀,形如滿弓扣箭而得名。箭扣長城是明代萬里長城最著名的險段之一。嗯嗯嗯是的這是百度簡介,感覺說的很官方,不親身體驗那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真的很難理解箭扣巧奪天工的造化。很早之前就有關注過這一被戶外驢友稱為圣地的帝都十大經典線路之一。已經兩天了,周日的艱難和汗水還歷歷在目,已經不能用累來形容,只能說真的是到最后已經筋疲力盡了,累的恨不得從山上滾下來。



已經很久不出了,四月底以后就由于天熱等各種原因很少出去,但是長久不出去,感覺那種驢心已經在歲月的流逝中被惰性所淹沒。人也開始變得慵懶,所以總想著那往日的風光,記得剛開始戶外的時間是2017年3月,基本上每個周末不是在山里就是在去爬山的路上,天熱什么的基本上還是擋不住一顆驢心,因為戶外的新人那顆驢心還是蠻強大的,就和新生的事物一樣總是充滿了旺盛的生命力。也和好多事情一樣,大多數時候我們都圖新鮮,很難把一件事堅持下來,這就是一件特可怕的事。記得之前有一句話粗理不粗的話法,沒有什么捷徑。認定以后像傻逼一樣毫不動搖的去堅持就行了,猛打眼一看這個人肯定瘋了,說這種250話,但這確實是真理,那些堅持到底的都看到了最美的風景,但是這世上所有的事看不到希望和未來,其實都是學了猴子掰玉米,最后只能空手而歸。為了找回慵懶的驢心,準備出走走,看了一個強度稍低的,等報名的時候已經去不了了,活動太火爆啊,最后還是猶豫再三選擇了箭扣。(第一好久不出去,體力下降嚴重,第二好久不進行高強度的運動,心里還是有所擔憂,第三是天真的是熱,和烤肉其實就差那么一撮孜然吧)



交通工具:公交

乘車線路:東直門916快車——懷柔北大街——換成H24/24——辛村——步行三公里到達田仙裕

裝備要求:

1. 食物及大量水(真的需要大量的水,食物基本上么有啥食欲吃,哎哎想想就尷尬)

2. 登山鞋等防護裝備

3. 其他必備(穿的、防曬的、中暑的、總之你覺得有用的都要拿)

 

早上五點多出門天已經大亮,可就是這樣,夏天明明天亮的很早卻怎么也起不來。冬天正好相反,所以這就麻煩了。只能適應自然該睡覺睡覺,該早起,早起,還是要尊重大自然規律的,比如秋收冬藏,春出夏納。必須要遵循大道來不斷地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作息時間。比如現如今36度的高溫還是躺在家里納涼最好不過了。要出去就是折騰自己了,但是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也是蠻有道理的。總之都有道理。


由于好久沒有出去,還是早早的起來,怕遲到,外加收拾東西。還是耗費了不少時間。不像之前那么干練,背起包就沖出去了,現在還要墨跡好一會,搞得好像多大陣勢似的,其實有點丟三落四了。一出門就感覺到一股熱氣迎面撲來,搞得身上黏糊糊的,到了東直門公交站更是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額頭布滿了珍珠似的汗珠。沒法了,只能趕早不趕晚先坐車開始溜達,一到車上就好多了,最起碼有空調啊,還是坐著呢。

八點半準時到達田仙峪停車場附近,一看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公里,于是乎就在原地等后面的隊友,結果,不一會居然到了我們前面,怎么想也不合適啊,還在想是不是抄近道了,一輛白面疙瘩停在了我們側面,哈哈哈,一看居然是領隊還有其他隊友在車上招手讓我們上車呢。三公里還是坐車快,一會就到了。一下車應該有七八個人吧,具體的就不記得了。大家相互做過簡短介紹后就開始干了。剛開始走的是右手邊混泥土道,還是蠻好走的,結果被護林人員攔下,只能從側面上去,冥冥之中給我們加了好一段上升的距離。幸好還不錯看見了一條瀑布從山澗掉落撿起白色的霧氣,哈以為是仙氣呢,最后想想應該是蒸氣。近距離還是感覺到了空調的關愛,然而隨著步伐的急促,也距離這空調漸行漸遠,最后還是融入大熔爐中。沿著木梯子不斷的上升,遇到了一批游客,問我們怎么去箭扣長城,我們說跟著軌跡走,他們友好而又熱情地說,那么我們跟著你們走吧,當時心里想著也行啊,嘿嘿,可惜還是走了不到100多米后面已經看不到人影了,說實話這么熱的天在山腳下連一絲涼風都沒有,這種悶熱其實一般人還真的是難以忍受的,于是乎真正的日光浴由此開始。

由于領隊還需要等待另外兩個還未到的驢友,所以我們七個人就先走了,青山綠水大哥在前面,后來隨著不斷地上升和出汗,走了沒有多久雖然在林子中間穿梭,擋住了強烈的光照,但是那種沒有一絲風的悶熱還是讓人喘不過氣來,在加上好久不出來一開始就被落在了隊伍后面,后來不斷的喘氣,都有一種錯覺那就是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很有力量的跳動,砰砰砰的那種,都有點怕自己一口氣緩不過來掛了呢。后來不斷的沿著叢林上升,在到達谷口的地方,也就是半山腰了吧,終于能感覺到風的波動了,沒有之前那么壓抑的慌,谷口兩邊是懸崖峭壁,不是房山的那種,這個是相對于懷柔來說的。一眼看不到盡頭,因為曲折的上升還有茂密的層林遮擋住了我們的視線,再看看好像已經快到山上了心情也就不是一般的好了,可以想象一下36度的天氣在山腳下匍匐上升的那種沉悶和壓抑。

到了這里也就是說距離箭扣長城不遠了,經過不斷地努力,主要是喝水,記得上升不到三公里,就喝掉了三瓶水,這個有些嚇人的呢。今天可是15公里的路程,按照這個算法,那么至少要背著15瓶水啊,一想就覺得頭疼。還好在到達箭扣野長城的時候,已經算是站在山頂了,自然涼風別指望了,但是有風,你就不會那么熱,不會那么特別的需要喝水了。

 

盡管知道長城上面沒有遮光的樹木,但看見遺留下來的長城輪廓還是蠻興奮的,找了一個缺口處爬了上去,看著蜿蜒盤曲,順著山勢不斷通向遙遠天際的長城,突然一股不知名的情緒油然而生,這一切都值得(流過的汗珠子、渾身濕透,連衣服都粘在了身上、大口喝過的水)。之前看介紹說是箭扣長城稱W形,不過站在鎮北樓這里確實是看不出來,這里不算是最高點,只能看見一個大的長城的輪廓不斷的在天邊變得模糊不清。由于常年風吹日曬野長城再也不復過去的神采奕奕,留下了久經歲月侵蝕但是永不磨滅的歷史痕跡。長城在中國是建筑奇跡,是歷史見證者,更是精神和智慧的凝結。古時候為了抵御外敵入侵,守衛家園故土,國家不惜人力、物力。硬生生的用自己的雙手和智慧借助自然形成的地勢來構筑防御工事。在沒有推土機、挖掘機、攪拌機和水泥的時代,這該是多么牛逼的創舉啊,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這座凝聚著我國古代勞動人民智慧和汗水的歷史瑰寶,雖然久經歲月侵蝕,但是依然留下了起宏偉壯闊的身軀。

箭扣長城也是長城中最險要的一段,我們的線路是從:田仙峪——鎮北樓——鐵梯子——小布達拉——澗口——將軍守關——天梯——鷹飛倒仰——北京結——西大墻——莊戶村,從上到鎮北樓雖然沒有那么悶了,但是熱還是躲不掉,但是視野卻更加的開闊了,路也比之前好走的多,最起碼不會不知道路在哪里,現在遠遠就能看見長城順山勢而建,但是由于地勢險峻,長城也就顯得更加具有魅力,聽說就像五臺山一樣,還是驢友們的圣地,怎么說呢,誰還沒有個吹牛逼的習慣啊,不過咱們純屬見證,并不帶啥目的。所以咱們還蠻純粹的了。不問目的,只求路過。


到達正北樓后,衣服帽子,基本上都濕透了,在這里進行了短暫的休息,也等來后面的幾位驢友。在大家的建議下,算是來了一張初心不忘,再登箭扣驢友全家福。經過短暫的休整和食物補充,就開始向下一個目標前進,這段順著長城的路還是蠻好走的,好多年不修繕的長城已經有點斷壁殘垣,但是整體的骨架和靈魂還在,所以長城也就還在。鐵梯子還真的蠻應景的,是一段在懸崖邊上但是有必須不得不經過的線路,現在還好,有了一根電纜線,沿著山勢一直延展到巖石下面平緩的地面。四周都是絕崖峭壁,看的人真的是心驚肉跳,那種感覺就是一個字,怕,用一個形容字那就是慫貨,還未開始往下走就能感覺到自己的腳步移動不開了,害怕一不小心掉下那一眼看不到頭的懸崖,在心理壓力和環境壓力的雙壓之下,從哪幾米高的地方一點點移動腳步,一手緊抓著繩子,一手扣著巖石,指甲縫里塞滿了泥土,屁股緊貼著巖石,就害怕一個不小心就掛了,在這段注意力十分集中的下降過程中,手心和額頭的汗珠不斷的順著道往下流。心都緊張的提到嗓子眼上了。可見是真的耗費心力。上面的小哥還讓我抬起頭拍照,哈哈哈丫的,我心里怕的要死,還拍照,為了配合還是勉強的抬起頭,但是抓繩子的手抓的更緊了,扣巖石的也是,連膝蓋都貼在了巖石上,就是類似于壁虎的那種動作了。終于下去了,還是緩緩地出了一口氣。

走了幾步是一個轉彎處,邢臺大哥,昵稱青山綠水從鐵梯子下來后,徑直接走上去了懸崖口的一個開闊的地方牌照留念,我就是那個攝影師,嚇得自己都不敢動,一直在提醒大哥你千萬不能動啊,后面是懸崖啊,不能動,拍了幾張就趕緊讓下來了,太嚇人。小布達拉到澗口也是基本上就沒有一馬平川的路,也是假如是一馬平川咱們也不會來受這罪過啊。每一個在懸崖絕壁上的攀援都是一次靈魂上的洗禮,不斷地戰勝自己的膽怯,向更高的地方攀援,其實還想著開弓沒有回頭箭,趕緊走完了,不然心臟真的在這大熱天的受不了。吃飯的地方不知道名字,反正應該距離將軍守關不遠了,望山跑死馬,看著很近的距離在山里,簡直就是噩夢,一段段的攀巖上升,一道道的彎彎曲曲,真的是蠻耗費精力的。褲子還有手,搞得就和拾荒的一樣,一瓶水咕咚一下,兩下就本就見底了。

最后的天梯、鷹飛倒仰、北京結......已經體力不接了,幸好這些地方都有經過了修繕,不然還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按時下撤呢,天梯也還不算是箭扣的最高點,但是臺階很高,窄的只能容下一只腳,說實話不敢抬頭看上面還有多遠,下面就更不用看了,那70度的斜坡就站在天梯中間往下看就和九十度一樣,直挺挺的只看得人心里發慌。所以不能往下看,也不能往上看,只能看自己的腳丫子,然而并沒有啥可看的,累的連氣都喘不過來,哪里還來的心情看啊。半途中遇見來箭扣的大叔問,后悔不,我說不后悔,開弓沒有回頭箭,干就得了,其實已是驚弓之人,就是一口氣撐著。后面下撤的時候真的是走不動了。慢慢地脫離組織,走一段就要坐下來休息,雖然路況很好,還是下山路。真的就差坐在那里嚎啕大哭了,路上看見人,一輪大紅日還高高在上,真的是蠻要命的了。還好趕上了最后一趟車,也算是圓滿吧。

初心不忘再攀箭扣,沒啥感覺唯一的就是疼,累,口渴,餓。周三了感覺還是沒有恢復過來,積累的肌肉酸也還在身體里,而且脖子還有胳膊還火辣辣的疼,鼻子上蛻了一層皮。原本是準備涅槃重生,結果搞得有點狼狽么,還是要堅持,不然還真的不行。

?

淵龍博峰發表于06-26 14:21  
分享到 
(48次閱讀/1個評論/0人贊過)
    一直走
    安全第一。
江西多乐彩开奖